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风采
援疆干部:让司法为民之光像昆仑雪菊一样绽放
  发布时间:2018-11-02 09:06:50 打印 字号: | |
 

昆仑山的雪菊生长在海拔3000米的雪线上,它虽没有绚丽的色彩,但它不畏干旱、寒冷,用质朴的花瓣点缀着戈壁荒原。

昆仑山下、塔克拉玛干沙漠南缘,有一片沙漠绿洲,新疆和田地区民丰县就在此处。该县位于古丝绸之路南线,是小说《鬼吹灯》冒险圣地西域精绝古国的故地。全县面积5.7万平方公里,约有天津市面积的五倍大,其中山区、戈壁沙漠约占87%,沙漠绿洲约占13%,人口约7万,地广人稀。该县全年少雨、风沙极大,当地群众笑称“风沙一年刮两次,一次刮半年。”

民丰县地理位置

民丰县自然环境

自2010年天津市对口援建民丰县以来,全市党政机关、司法、教育、医疗等各条战线的援疆者与当地干部群众携手,为祖国边疆的安康作出了卓越贡献。天津一中院先后选派张振超、邱振两名法官,辖区和平法院选派左超法官到民丰县人民法院帮助工作。

“张振超法官自2017年初到2018年8月在我院工作期间,正是司法改革的关键期。他帮助开展司法体制改革工作,规范审判管理制度,为推进我院正规化、专业化建设做出了很大贡献。”民丰法院党组书记赵朝忠这样评价刚刚被轮换回天津的张振超法官。

张振超法官与当地法官研究审判管理工作

“民丰法院案子不多,但要胜任工作难度不小。援疆法官不仅要熟练办理刑事、民事、行政各类案件,还要了解新疆的历史、现状、社情、民情,否则裁判结果就会有偏差,那样会影响工作大局,损害党的威信”,刚到民丰法院工作一个月的邱振法官有这样的体会。援疆前,邱振法官长期审理刑事案件,但到了民丰法院审理的第一起案件却是一起原告程某诉县林业局限制其土地经营权的行政诉讼案。邱振法官接过一叠起了毛边的诉讼材料,开始认真分析案情,并厘清了关键问题。因原告程某不能举证证明县林业局有何具体行政行为,该案以不予立案方式结案。但邱振法官并未就案论案,在审委会讨论时,他提出该案应定性为信访案件,并建议县政府按相关流程作出终结处理。民丰法院党组专门给县委写了如何稳妥处理该案的报告,县委主要领导批示予以肯定。“我自2003年开始反映土地问题,十多年了,终于有了说法。法院虽不立案,但我也要表示感谢。”程某拉着邱振法官的手说。

行政诉讼案原告程某向邱振法官表示感谢

邱振法官担任审判长审理民丰县第一起非法采矿案

“我对支援边疆一直很向往,这次作为最高人民法院选派的民商事援疆法官,虽只到民丰法院工作半年时间,但来了就要帮助当地法院解决困难,还要争取把自己的审判经验、知识留下来,培养一支带不走的队伍”,初到民丰的和平法院援疆法官左超是这样说,也是这样做的。民丰法院只有一名当地法官审理汉语民事案件,而其本人还要将很大精力投入到下村住户、入户宣讲、扶贫等工作上,民事案件有一定程度的积压。左超法官了解到这些情况后,没有坐等分案,而是马上到立案庭,帮着书记员打电话联系当事人、输入立案信息。当天,他就利用娴熟的调解技能,化解了两起民事纠纷,让务工的农民拿到了工钱。现在左超法官已经受理了二十余起民事案件,参与审理了六起行政机关申请强制执行案件。

“左法官是一名专家型法官,知识渊博、审判技能娴熟,而且工作严谨,对裁判文书的每一句话都反复斟酌。与他一起研究案件让我受益良多。”民丰法院副院长杨倩这样说。“左法官就住在法院,把法院当家,是我的好老师”,书记员再努尔·阿里木江说。

左法官传授自己的民事审判经验

“要走出办公楼,到田间地头,向当地法院干警学习群众工作能力”。除了办好案件,援疆法官还积极参与社会工作,与当地法院干警一起深入社区、乡村,到民族群众家里宣传法律、结亲戚,深入了解当地的社情、民情。在帮助解决当地群众困难的同时,他们也被群众质朴的热情所感动,在交往中结下了友谊。

邱振法官下乡走“亲戚”

“无论身在何处,天津法院和家人都是我们最坚强的后盾。”当遇见疑难的法律问题时,援疆法官们会联系原单位寻求智力支持,而后方的天津法官们都会放下手头的工作,帮着分析案情,积极给予帮助。为了让援疆法官安心工作,他们的家人挑起了家庭生活的重担,每当问起家里的情况,家人们总会说“你安心工作,家里好着呢。”

9月28日,新疆高院党组成员、副院长、最高人民法院刑二庭援疆法官逄锦温同志到和田地区视察期间,专程到民丰法院看望了邱振、左超两位法官。“我来看望民丰法院的援友,民丰县条件艰苦、法院工作任务庞杂,但希望你们不辱使命,在艰苦的环境中磨炼自己。”逄副院长嘱咐道。“我们离疆时,会用成绩向组织汇报”,来自天津的法官这样回答。

逄副院长看望援疆法官

雪菊虽小,却妆点了昆仑。援疆法官们将像它们一样,扑下身子,沉到一线,让司法为民之光照亮各族人民奔向幸福生活的康庄大道。

责任编辑:天津一中院